情感美文

忆昔忆昔开元全盛日翻译赏析

  • 本站
  • 2019-07-09
  • 182已阅读
简介 《忆昔·忆昔开元全盛日》作者为唐朝诗人杜甫。 其古诗全文如下: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 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 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

忆昔忆昔开元全盛日翻译赏析

  《忆昔·忆昔开元全盛日》作者为唐朝诗人杜甫。 其古诗全文如下: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   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

  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   齐纨鲁缟车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   宫中圣人奏云门,天下朋友皆胶漆。   百馀年间未灾变,叔孙礼乐萧何律。

  岂闻一绢直万钱,有田种谷今流血。   洛阳宫殿烧焚尽,宗庙新除狐兔穴。   伤心不忍问耆旧,复恐初从乱离说。

  小臣鲁钝无所能,朝廷记识蒙禄秩。   周宣中兴望我皇,洒泪江汉身衰疾。

  【前言】  《忆昔二首》是唐代诗人杜甫创作的七言古诗组诗作品,作于广德二年(764年)。 题目虽曰忆昔,其实是讽今。

第二首忆的是唐玄宗时的开元盛世,目的在于鼓舞代宗应致力于安国兴邦恢复往日繁荣,并不是为忆昔而忆昔。

  【注释】  开元:唐玄宗年号(718—741年)。

开元盛世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治世之一。 孙洙曰:“开元间承平日久,四郊无虞,居人满野,桑麻如织,鸡犬之音相闻。

时开远门外西行,亘地万余里,路不拾遗,行者不赍粮,丁壮之人不识兵器。

”  小邑:小城。

藏:居住。 万家室:言户口繁多。 《资治通鉴》唐玄宗开元二十八年载:“是岁,天下县千五百七十三,户八百四十一万二千八百七十一,口四千八百一十四万三千六百九。

  “稻米”二句:写全盛时农业丰收,粮食储备充足。 流脂,形容稻米颗粒饱满滑润。 仓廪:储藏米谷的仓库。   “九州”二句:写全盛时社会秩序安定,天下太平。 豺虎:比喻寇盗。

  路无豺虎:旅途平安,出门自然不必选什么好日子,指随时可出行。

《资治通鉴》开元二十八年载:“海内富安,行者虽万里不持寸兵。

  “齐纨”二句:写全盛时手工业和商业的发达。 齐纨鲁缟:山东一带生产的精美丝织品。 车班班:商贾的车辆络绎不绝。

班班:形容繁密众多,言商贾不绝于道。   桑:作动词用,指养蚕织布。

不相失:各安其业,各得其所。 《通典·食货七》载:开元十三年,“米斗至十三文,青、齐谷斗至五文。

自后天下无贵物。

两京米斗不至二十文,面三十二文,绢一匹二百一十文。 东至宋汴,西至岐州,夹路列店肆待客,酒馔丰溢。

每店皆有驴赁客乘,倏忽数十里,谓之驿驴。

南诣荆、襄,北至太原、范阳,西至蜀川、凉府,皆有店肆以供商旅。

远适数千里,不恃寸刃”。

  圣人:指天子。

奏云门:演奏《云门》乐曲。

云门,祭祀天地的乐曲。   “天下”句:是说社会风气良好,人们互相友善,关系融洽。 胶漆,比喻友情极深,亲密无问。

  百馀年间:指从唐王朝开国(618年)到开元末年(741年),有一百多年。 未灾变:没有发生过大的灾祸。   “叔孙”句:西汉初年,高祖命叔孙通制定礼乐,萧何制定律令。

这是用汉初的盛世比喻开元时代的政治情况。   “岂闻”二句:开始由忆昔转为说今,写安史乱后的情况:以前物价不高,生活安定,如今却是田园荒芜,物价昂贵。

一绢,一匹绢。 直,同“值”。   “洛阳”句:用东汉末董卓烧洛阳宫殿事喻指两京破坏之严重。

广德元年十月吐蕃陷长安。 盘踞了半月,代宗于十二月复还长安,诗作于代宗还京不久之后,所以说“新除”。

  宗庙:指皇家祖庙。 狐兔:指吐蕃。

颜之推《古意二首》:“狐兔穴宗庙。

”杜诗本此。   “伤心”二句:写不堪回首的心情。

耆旧们都经历过开元盛世和安史之乱,不忍问:是因为怕他们又从安禄山陷京说起,惹得彼此伤起心来。 耆旧:年高望重的人。

  乱离:指天宝末年安史之乱。

  小臣:杜甫自谓。

鲁钝:粗率,迟钝。   记识:记得,记住。

禄秩:俸禄。

蒙禄秩:指召补京兆功曹,不赴。

  周宣:周宣王,厉王之子,即位后,整理乱政,励精图治,恢复周代初期的政治,使周朝中兴。 我皇:指代宗。

洒血:极言自己盼望中兴之迫切。

  江汉:指长江和嘉陵江。

也指长江、嘉陵江流经的巴蜀地区。

因为嘉陵江上源为西汉水,故亦称汉水。   【翻译】  想当年开元盛世时,小城市就有万家人口,农业丰收,粮食储备充足,储藏米谷的仓库也装的满满的。 社会秩序安定,天下太平没有寇盗横行,路无豺虎,旅途平安,随时可以出门远行,自然不必选什么好日子。 当时手工业和商业的发达,到处是贸易往来的商贾的车辆,络绎不绝于道。 男耕女桑,各安其业,各得其所。 宫中天子奏响祭祀天地的乐曲,一派太平祥和。 社会风气良好,人们互相友善,关系融洽,百馀年间,没有发生过大的灾祸。 国家昌盛,政治清明。   谁知安史乱后,田园荒芜,物价昂贵,一绢布匹要卖万贯钱。

洛阳的宫殿被焚烧殆尽,吐蕃也攻陷长安,盘踞了半月,代宗不久之后收复两京。

不敢跟年高望重的人絮叨旧事,怕他们又从安禄山陷两京说起,惹得彼此伤起心来。

小臣我愚钝无所能,承蒙当初朝廷授检校工部员外郎官职给我。 希望当代皇上能像周宣王恢复周代初期的政治,使周朝中兴那样恢复江山社稷,我在江汉流经的巴蜀地区也会激动涕零的。

  【赏析】  第二首上段十二句,下段十句。 上段十二句追思开元盛世。 当时国盛民富,盗乱息止人民安定,政治通和清明,民风淳厚,礼仪等方面也秩序井然,胜于贞观之治。 这里便是惜唐明皇疏于政事,所以又极盛转至衰败。

下段十句悲痛乱离而思盼兴复。 自开元至作此诗,战火不断,民不聊生。

“绢万钱,无复齐纨鲁缟矣。

田流血,无复室家仓廪矣。

东洛烧焚,西京狐兔,道路尽为作文网豺狼,宫中不奏云门矣。

”(仇兆鳌《杜诗详注》)乱后景象,是不忍直视的。 所以作者在此概叹,中兴事业只能期望于后世之君了。   虽然杜甫是从地主阶级的立场和理想来观察现实,但第二首诗中所描述的人丁兴旺、和平环境、丰衣足食,却也是劳动人民所祈望的。

因而杜甫的政治理想对广大人民是有利的。 诗人素来就有“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崇高理想、“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精神境界,“小臣鲁钝无所能,朝廷记识蒙禄秩。 周宣中兴望我皇,洒血江汉身衰疾。

”身处乱世、颠沛流离,仍抱忧国忧民之心,“愿见北地傅介子,老儒不用尚书郎。 ”甘愿“洒血江汉”、再图中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