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戏说楚汉争霸中的贵族与流氓

  • 本站
  • 2019-07-09
  • 184已阅读
简介 范增其实是项羽身边最忠心耿耿的人。 范增是个诸葛亮式的人物。 项梁起兵时,他已经70岁了,仍毅然从军。 随项梁、项羽南征北战,显然是很想成就一番事业的。 他看问题往往高

戏说楚汉争霸中的贵族与流氓

范增其实是项羽身边最忠心耿耿的人。 范增是个诸葛亮式的人物。 项梁起兵时,他已经70岁了,仍毅然从军。

随项梁、项羽南征北战,显然是很想成就一番事业的。

他看问题往往高屋建瓴,切中肯綮。

他曾对项梁说,陈胜的失败是理所当然的。 秦灭六国,楚最无辜,所以谶语说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

陈胜首义,不立楚王之后而自立为王,势头肯定长久不了。 阁下世世代代是楚将,如果再拥立一位楚君后代以为号召,就一定会众望所归。

这话说得很是在理,项梁也照办了,果然效果很好。 刘邦先入关中后,范增又对项羽说。

刘邦在老家时,一贯贪财好色,这次入关,居然秋毫无犯,一个铜板不拿,一个女人不碰,可见其野心不小。

此说简直就是一针见血。 由是之故,项羽对他很是尊重,尊他为亚父(仅次于父亲),唤他为阿叔,与齐桓公称管仲为仲父、刘阿斗称诸葛亮为相父差不多,陈平也认为他是项羽不多几个股肱之臣的头一名。

然而这位亚父却被刘邦轻而易举地离间了。

计策也很简单:项羽的使节到刘邦军中时,刘邦用特备的盛宴款待。 正要入席时。

又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说:我们还以为是亚父的使者呢,原来是项王的。

于是撤去宴席用劣等食物打发那使者。 这个计谋,其实小儿科得可以,然而项羽居然中计,立马起了疑心,对范增做起小动作来。 范增是何等精明的人,便对项羽说: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然后拂袖而去,回家的路上就死了。 刘邦、陈平这小小的、一眼就能让人看穿的阴谋诡计居然能够得逞,全因为项羽那小心眼儿。 一个堂堂的贵胄居然小家子气,一个八尺大汉居然小心眼儿,表面上看不可思议,仔细一想也不无道理。

贵族其实是很容易变得心胸狭窄的(尽管不一定)。

因为贵族之所以是贵族,就在于高贵,而高贵者总是少数人。

这样,贵族的圈子就很小。 一个人,如果从小就在一个小圈子里生活,心胸就不大容易开阔。

即便以后到了广阔天地,由于那天生的高贵和高傲,也不容易和别人打成一片。 因为他无法克服内心深处那种高贵感,常常不经意地就会流露出居高临下的派头。 加上他们养尊处优,不知人间疾苦,因此即便是真心实意地关心他人,也给人装模作样的感觉,因为他们关心不到点子上。 比如项羽就想不到,将士们出生入死浴血奋战,图的是什么?还不是封妻荫子耀祖光宗!可是他该封的不封。 该赏的不赏,只知道流鳄鱼眼泪送些汤汤水水,这算什么呢?贵族的另一个毛病是清高。 清则易污,高则易折,所以他们的内心世界往往很脆弱,也容易变得小心眼儿。 因为他们在洁身自好的同时,也常常对别人求全责备。

这样的人当隐士倒没什么,当统帅便难免疑神疑鬼,结果自然是圈子越来越小。

事实上,贵族由于高贵,可能会有两种性格两种心胸:一种是非常的宽容,一种是非常的狭隘。

宽容者的逻辑是这样的:我既然至尊至贵,也就犯不着去排斥什么了。 这就像汪洋大海,惟其大,则无所不可包容。 狭隘者的逻辑则是这样的:既然我是惟一的高贵,其余的也就不是东西。 这就像雪山冰峰,惟其高,什么也容不下。

同样,流氓由于卑贱,也可能有两种做派两种德行:一种是猥琐卑鄙,一种是豪爽大方。

前者多半只能占些小便宜,当些小差使,或做些小偷小摸的勾当,出不了头也没想过要出头。 后者则倘有机缘,便往往能成大业。 第一,他们反正只有光棍一条白纸一张,想什么也是白想,就不妨想大一点,比如弄个皇帝当当。 有此念头,又有机会,没准真能心想事成。

第二,他们一无所有,一旦有了,多半是不义之财,或白捡来的。 反正不是自己劳动所得,也就并不心疼,不妨千金散尽,博得仗义疏财的美名。

第三,他们自己一身的不干净,哪里还会挑别人的毛病?自然特别能容人。

何况他们是从最底层上来的,也最懂得世态炎凉和人问疾苦,知道人们追求什么惧怕什么,要收买人心,总是能够到位。

有此知人之心容人之度,再加上豪爽豁达出手大方,便不愁买不到走狗雇不到打手,也不愁没人拥戴没人辅佐。 一旦天下大乱烽烟四起,更不难趁火打劫乱中夺权。

刘邦便正是这样的人。

刘邦的最后获胜,并非没有道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