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六指诡医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士为知己者死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 本站
  • 2019-07-09
  • 160已阅读
简介 当前位置:>>六指诡医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士为知己者死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老马还是迷迷瞪瞪,反正也是,他要是什么都清楚了,就不是老马了!“卜哥,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说,守护着这禁

六指诡医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士为知己者死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六指诡医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士为知己者死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老马还是迷迷瞪瞪,反正也是,他要是什么都清楚了,就不是老马了!“卜哥,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说,守护着这禁锢咒的火怨狄本来就是虚幻而生,再说直白点,它就是马大哥自己的怨念。

马家和昆仑狐一族的世仇这么多年,马大哥心中只有仇恨,在凤凰山杀戮无数,就连你当初的劝勉他都不听,这就是他心里的执念——怨!”苍颜慢条斯理地梳理道“所以,火怨狄的出现,象征着自己禁锢了自己这么多年。 对不对?”我点点头道“没错,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软肋和逆鳞,这不算什么,问题是当发觉迷途之后,到底是知反,还是直撞南墙。 ”马赛克听完,摇摇头,苦笑一声道“那些年,其实我一个人心里挺苦的。

心里装的全是仇恨,树洞里毛还没找全的小狐狸,我拎过来劈腿就撕,眼睛都不眨一下。 可是,杀完之后,半夜里我长长睡不着,我有时候就问自己,你也配为人?折磨久了,我就想放下仇恨生活,活的轻松一点。

可是,天一亮,当看见我父亲的牌位的时候,那股子怨恨又重新上了心头。

其实我们家本来是山医命相木山字科嫡传名门,山字科,表面上是通过食饵、筑基、玄典、拳法、符咒等方法来修炼“”与“精神”,以达充满身心的一种学问,可实际上,衍生出了多个方术流派。 比如,地理风水以及鲁班门徒,他们能成为一门玄学,这都和山字科有直接关系。

可惜了,我因为一心思的报仇,并没能将这些法门修习下来……直到后来,在卜爷的帮助下,当昆仑狐讲清楚了当年的事情,我才发现自己因为一腔怨念,浪费了多少年华,关键是,许多我们马家的法门再也找不回来了……”我拍了拍马赛克的肩膀,微笑道“一切都过去了,老马,这不就是凡俗人生嘛!有失去就会有得到,当初要不是你的怨念执深,又如何能将昆仑狐和我联系在一起?如今你已经是方外之人了,怨念也不再是您心中的逆鳞了……”苍颜看着地上的石头糜粉,朝我问道“卜哥,你不觉得奇怪吗?这禁锢咒就好像是专门给马大哥准备好了是的,而且,似乎是准备已久,否则,马大哥何以一离阳就被禁锢在此?还有,这预言诗也奇怪,仿佛就得着卜哥前来识破一般!”“对啊,对啊,这究竟是哪个鸟人干的好事啊,我仔细琢磨了琢磨,我也没有什么仇人啊!呀呀呸的,等我找到了这人,非打掉他的门牙不可。 不,不不,能下这么个禁咒的人,应该不简单,我恐怕还打不过,到时候还得请卜爷和木爷出手!”刘大进气咻咻说道。 我揣摩了数秒,一笑道“为什么你们要往坏处想呢?”苍颜眨了眨大眼睛,机警地问道“老公,你是不是明白什么了?快,快和我说说,这人是谁啊!”我开玩笑道“是苍大小姐你啊,否则,如果不是你,你如何认得那禁咒?”苍颜一愣,随即翻着白眼笑道“好啊萝卜头,你耍我。

”玩笑归玩笑,其实我还真有种感觉,这一切,都像是冥冥之中有人再给我们搭台一样。 这个人,算透了这百二十年,不,准备去的说,是算透了这一千多年。 仔细想想,说是禁锢了老马,可实际上,这本来也是种保护。 马赛克是我的兄弟,这不费什么事便能知晓,所以,有人对付我,那就一定会对付我这群兄弟,包括老马。 老马是第一个离阳的人,也是最危险的一个,而躲在这个三管却又不管的地界,无疑是最安全的……至于这个人,我目前还不敢断言,更不敢随意启口,一切待缘吧。

“太好了,终于可以离开这鸟不拉屎的三亩地了!”马赛克摩拳擦掌道“卜爷,说罢,你想去哪,我陪你们去。 ”下了黑牙台,那一众老鬼围了上来。 “马爷,您要走?您别走啊,你走了我们就没有主心骨了,别人还得欺负我们。

要不,你把我们也带上吧,虽然我们修为不高,但是甘愿做你的马前卒!”那老鬼带头说道。

马赛克知道,我和苍颜此番是轻装潜行,不能大肆张扬,所以不禁有点为难。

犹豫片刻,朝三十几个老鬼道“诸位兄弟,感谢这二十年们你们陪着我,我老马不胜感激。

可是,今天我兄弟有事,我不能不走。

正所谓,人在江湖,义字当头,今天我要是贪图这里的安宁,不肯两肋插刀,我怕是兄弟你们也都笑话我。

所以这样,这三河渡是咱们哥几个打下来的江山,你们守着,有朝一日我回来找你们。 当然了,也说不准,这世道昏暗,没准哪天老马我杀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反王了,但那时候,你们要是怕连累,大可以不认我,但是,你们要还是把我当大哥,那咱们就继续吃香的喝辣的,和这该死的世道讲一声擦他姥姥……”老马平时不太善于言辞,没想到,今天一口气竟然说了这么多,我还真有点意外。

那些老鬼更是听得一个个感动颇深,高声喊着老马的名字。

这也侧面反映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老马对他们确实不错。 人都是这样,你对我好,我自然也对你好,士为知己者死,男为悦己者嫖……登上马赛克他们的小舟,顺着阴阳河而下,愿望天际,一抹黑云在本来就晦暗的天边压了过来,仿佛预示着什么大事要发生是的。 “卜爷,这回你可以说了吧,咱们去哪。 再往东走,可就是弱水交叉口了,那应该就是戒严区了,据说有十多个阴将驻守。 ”马赛克拨弄着船桨问道。 我将目光从东边朝南眺望,脱口道“目的地,南赡部洲。 ”没错,我要去见佑宁。

这个人,是政治斗争的失败者,唯有他,和魔族、翊圣党、阎罗城乃至灵族都不是伙伴关系,所以,他站在局外,看的一定清清楚楚……而且,一百多年前我便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来了,他希望和我联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