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第二十七回 枢密计倾无佞府 金吾拆毁天波楼

  • 本站
  • 2019-07-09
  • 120已阅读
简介 ,太郡当即往。 ”柴氏径辞令婆,来八王府中,相见毕。 柴氏曰:“主上听信谢金吾罔奏,要拆毁天波楼。 且此楼创始,乃先帝之命。 望殿下念其父子忠勤于国,复奏止息其事,则杨

第二十七回 枢密计倾无佞府 金吾拆毁天波楼

,太郡当即往。 ”柴氏径辞令婆,来八王府中,相见毕。

柴氏曰:“主上听信谢金吾罔奏,要拆毁天波楼。

且此楼创始,乃先帝之命。 望殿下念其父子忠勤于国,复奏止息其事,则杨家必深报德矣。 ”八王曰:“圣旨既下,难以即奏;且此楼不便于天使,主上有意去之。 如今之计,谢金吾好利人也,汝归商议,多用金宝,买贿与他,宽容数日,遇有机会,我当奏于主上。 ”柴太郡领命辞归,见令婆,道知买嘱之事。

令婆曰:“若得此楼不拆,安惜金宝为哉?只恐谢金吾不肯接受。 ”大郡曰:“可令心腹付之,无有不接。 ”令婆然之。 即整备黄金四十两,玉带一围,遣人往谢府送去。 果然,金吾见杨府礼物,便自心动,乃作做曰:“彼恃朝廷只在他一家而已,今日亦识谢某乎?”知心人刘宪进曰:“既杨家服输,小心王枢密,正做个人情,缓缓拆之。 待朝廷意阻,若留得不动,则令婆正有孝敬在后,岂不?”金吾曰:“汝言有理。

”遂受下礼物。 遣人于杨府回复。 令婆闻知,私喜曰:“若金吾肯息此事,圣上必不深较。

”乃遣人于八王府中,缉探复奏消息。

不想谢金吾所受贿赂,已漏于王钦知道,乃力奏真宗,亟行是事。

真宗得奏,复敕谢金吾作急回报。 金吾领旨,不得已,督率人夫,将天波楼上层拆去,尚留中层未拆。 八王遣人报知令婆:“圣意难回,可星夜往三关与六使商议,则能计较。 ”令婆得报,忧闷不已。

八娘进曰:“母亲勿忧。 且依殿下所言,令六哥回来计较。

不然,涓涓之势弗遏,恐后日无佞宅亦难保也。 ”令婆曰:“汝言虽是,谁去报知?”九妹曰:“女儿曾识三关路径,愿走一遭。

”令婆曰:“汝速去速回。

”九妹装点齐备,辞别母亲,望三关而来。 时值五月天气,途中暄热,九妹趁早而行。 不消一日,到三关寨,见六郎.道知:“谢金吾奏主上拆毁天波搂,母亲着兄星夜回去计较。

”六使惊曰:“朝中文武不谏,八殿下亦坐视那?”九妹曰:“八殿下力谏不允。 是他着人来说,要与哥哥商议。

”六使忧愤无地。

密令九妹人后寨讯曰:“我镇守此处关隘,职责亦重,朝廷又无诏命;倘被觉知,则有擅离之罪,,如何处置?”九妹曰:“母亲立待,哥哥只得私离数日,待事定之后,仍复回寨。 ”六使乃唤过岳胜吩咐曰:“母亲有大事商量,着吾妹来召,只得私下三关数日,事定后即便到此。 汝与孟良等,谨慎边境,遵守号令。 待焦赞问我所在,只说往眉山打猎未回,不可漏此风声与知。

”岳胜领诺而出。 是夜,六使辞岳胜、孟良等,悄悄离佳山寨,望汴京而来,有诗为证:单马宵征恨不平,君王何以重奸臣?谁知内?诈死埋名不忍闻。 二骑行了半夜,将近乌鸦林,忽一人跳出林外,拦住去路叫曰:“本官吩咐,不与焦赞知之。

我已听得多时。 ”六使大惊曰:“汝不守关寨而私来此。

”焦赞笑曰:“本官亦且私离三关,如何反说我来?小可闻得东京最好光景,平生未睹,今日特要跟本官同走一遭。 ”六郎曰:“汝真恼杀我矣。 此来正怕人知,汝心性又急,若到京城,必生出祸患,那时谁任其咎?作急归寨,我回来重赏于汝。 ”焦赞曰:“若不允我去,先到汴京,扬说本官私离三关。 ”九妹曰:“只一个人,哥哥便带他同去,叮咛勿使生事便了。 ”六郎依九妹之言,带焦赞一同来到无佞府中。 人见令婆,拜札毕。

令婆见六使,汪然泪下曰:“汝父子八人,投入中朝,于今凋零,只有汝在。 先帝敬我杨府,建设第宅相待,今被谢金吾欺虐,奏毁天波楼,若不早为定汁,后日无佞宅莫得安矣。 ”六使曰:“母亲勿忧,待不肖密进八殿下府中商议。

我父子有死难之功,主上宁肯相忘?”令婆乃令柴太郡等相见。

太郡曰:“八王若肯主张是事,决有好消息。 ”六使然其言。

因安顿焦赞在偏房居住,着府中军校防守,勿令出去生事。 时焦赞初到,亦且过得。

一连数日,便坐卧不住,与军校议曰:“我随本官到此,正待看汴京风景。

今着人监守于我,莫若不来,犹得散诞。 汝等若肯带我向城中游玩,多买酒食相谢。

”军校曰:“去且无妨,只恐你生面,被人识破,那时连累着本官也。

”赞曰:“自有方略,决不与人识破。 ”军校乃背了六使,开后门,与焦赞出得无佞府,大踏步望汴京而来。

果然好一座城郭,有《西江月》词为证:堪羡京师形胜,朱门十万人家。 汴京自古最繁华,弦管高歌月夜。

市列珠玑锦绣,豪奢。 菁葱云树绕堤沙,真是堪描堪画。

焦赞转过仁和门,但见车马往来,人烟辏集,不觉失口曰:“若非本官挟带,安得见此光景?”军校惊曰:“汝胆好大!此处乃京城地面,缉访军家无数,闹出祸来,谁人来救?”焦赞笑曰:“便道一声何妨?”言罢,行到歌管巷,见酒馆中摆列齐整。 赞曰:“相与进里面,沽饮三杯而去。 ”军校曰:“此间不是我等饮酒处。

往城东,望高楼饮玩。 ”日色将晚,军校催促回去。 赞曰:“难得来此,只在城中寻店安下,明日回去未迟。

”从人见他性急,只得依从。

近一更时分,焦赞尚未安歇,乘月下,与军校闲走。

偶经过谢金吾门首,听得府中乐声嘹亮,歌音不歇。

焦赞问曰:“此是那个家中?风送歌音,如此清亮。 ”军校笑曰:“速行,休问此处。 我本官正因其人要拆毁滴水天波楼,才下三关。

正是当朝宠臣谢副使府中,想必正在欢饮,乐人未散,故有此乐音也。

”焦赞初未知谢金吾家,则全然无事,听说是本官对头,便,谓军校曰:“汝二人只在外面等候,我入府中察访消息便来。 ”军校吓得浑身酥麻,叫苦曰:“汝生出事节,我等定遭连累。 可急转店中,咀日侵早回去,本官亦弗觉。 不然,我先走去报知。

”焦赞怒曰:“任汝二人去,定要依我行也。

”径别了军校,闪进谢府后门而去。 二军慌忙各自逃奔不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