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那年七月七,我们相爱

  • 本站
  • 2019-07-12
  • 132已阅读
简介 午夜,月亮悬挂在夜空。 月光如水,从窗外般倾泻进来,屋内立刻变的格外柔和。 静静的,一切显得这般和谐、温柔。 小城睡了,几乎所有的人睡了,只有我还久久不能入睡。 今天是

那年七月七,我们相爱

午夜,月亮悬挂在夜空。

月光如水,从窗外般倾泻进来,屋内立刻变的格外柔和。 静静的,一切显得这般和谐、温柔。 小城睡了,几乎所有的人睡了,只有我还久久不能入睡。 今天是六月十五,再过些日子就是七月初七了。

这时,每当夜静更深的时候,我的心就开始活跃起来。

妻子也睡了,我静静的端详着她。 月光下,妻子的脸依旧是那样的清秀。 待近了些时,发现妻子的脸上有些倦意,并且额头上已经增添了两道浅浅的皱纹,特别是眼尾纹比从前又有加深。 我轻轻叹息一声。

是啊,二十多年了,妻跟自己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受了不少的磨难,这使我内心增加了一丝愧疚。

于是,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里闪现开来……时光荏苒,二十多年前自己走上了从军的道路,在河北省张家口当兵。 我们是工程兵,那还是自己在炊事班的日子。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当兵就是这样,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就搬家离开老连队。

这年连队分成三个施工点,我们炊事班三个人和一排分在一个靠近南洋河的小村子里。

村子离施工地点标山大约有三里山路。 平时,战士们在山上施工,中午晚上我们负责送饭。 说起往山上送饭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三里地的山路崎岖坎坷不说,还要走过一个深沟和翻过一座小山坡。

送一次饭至少要休息两次。

虽然这里说不上山清水秀,但是,每到夏秋两季山沟里和山坡上长满了不少的树木,景色确也不错。 每次送饭是两个人,一个背着保温桶,另一个挑着一副担子。

我们一边说笑,一边欣赏道路两边的风景。 两旁山坡上是村民们种的的梯田,时常有人在地里收拾农活。 由于我们驻扎在村子里,在我们走的路上,经常有老乡来往。

这其中有一位姑娘我们逐渐熟悉起来,因为她的农田就在我们送饭的山坡上。

她叫秀儿,一张圆圆的脸庞,粉中透着红,特别是那一双眼睛非常惹人喜爱。

她性格非常开朗,爱说话,所以,见了面后相互打个招呼问好。

那是农历七月初七的一个中午,我和一个战友去送饭。

走时看到天气不好,我就拿上雨衣,以备不时之需。 路上,我们一边说笑,一边欣赏路旁的风景。 当我们来到山里的一片树林时,不远初传来了滚滚的雷声,大片、大片的黑云从头顶压了下来。 我们立刻加快了脚步,朝着目的地走去。 就在这时,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急急的走着,是秀儿。

我看到我们离施工的地方不远了,即使下雨也无大碍。

见此情景,我急忙走过去把雨衣递到了秀的手里。 开始,秀儿说什么不要,最后在我的坚持下她只好收下了。

我们刚分开不久,大雨就劈头浇了下来,我们紧赶几步进了帐篷。

我为秀庆幸,如果她没有雨衣将会遭到大雨。

按说,当时我是出于一种本能,也没多想,本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没往心里去,但是,谁知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第二天,当秀儿把雨衣交到我手里时,眼神有些不自然,说了声“谢谢!”就转身跑开了。 我从她的眼神里感觉到我们之间将要发生些什么。

从那以后,秀儿见了我不在象从前那样说话,而是见到我以后都是急急低头躲开了。 这让我不知所措,究竟是怎么了?那是一个星期天,我一个人在南洋河边欣赏潺潺流水。 这时,秀儿走了过来,她慢慢的抬起头来望着我,眼神里含着羞涩。 她把一张叠着的信交给了我,嫣然一笑后跑开了。 当我慢慢的打开信时我愣住了,在信纸上面写了短短一句话:我们相好吧!秀儿!。

于是,我的心开始陷入矛盾之中。 按说一个姑娘向我表达爱意我应该高兴,再说,秀是一个不错的姑娘。 但是,要知道,我是一名战士,对此部队有严格的要求。 我找了个机会和秀儿说明了实情,秀儿说,不论怎样,我都等你,因为你是一个好人。

我谢绝了秀儿。 我说,我不能耽误你。

不久,我又被派往别的工地,当我乘坐团里的拉水车离开那天,我看到秀儿一个人站在一个大树的后面朝这边望着,我不敢看她,生怕自己的泪水流出来。 就在我离开的那一刹那,我看见秀儿在哭泣。 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我心里默默的说道:再见了,秀儿。 这次本以为我们的故事到此结束,但是,我又错了。

大约过了一年的时间,我退役回家了。 回家后两个月,我突然收到了一封信,当接过信时我发现是秀的笔迹。 秀儿告诉我,过几天她要和父母来我家看看。 这使我激动不已。

人都说:人走茶凉,可人世间感情是难以预测。

当我见到秀儿时是别提多么激动,我感激她对我的一往情深。

但是,好事多磨,秀儿的父母对我的家庭经济条件不太满意,从他们的口气里可以看出,我们之间的事情没有什么希望了。

但是,秀儿却坚决的说:“我跟定你了。

”这让我非常感动。 这期间,我们之间不断书信来往,彼此倾诉感情。

一年后,我们的爱情成熟了,那年的冬天,我把秀儿接来举行了婚礼。 洞房之夜,送走了闹洞房的人们,我们彼此望着。

我说:你跟我不怕穷吗?秀儿说:穷怕什么,我们两人有两双手,只要勤劳,什么都不怕。

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说完,我们开心的笑了。 虽然在这之后,我们的生活经历了很多的困难,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却在这风风雨雨中更加牢固……这时,我望着熟睡的妻子开心的笑出了声音。 秀儿被我的笑声惊吵醒了,她看了看我嗔怪道:“都什么时间了还不睡,发什么神经呀?”我什么也不说,只是静静的望着秀儿……秀儿忽然问我:“又快七月七了,知道吗?”我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恍然大悟。 是呀,那年我们初识的日子。

那年七月七,我们相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