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唐会要 卷九 十 七 王溥著

  • 本站
  • 2019-06-03
  • 160已阅读
简介 吐蕃吐蕃者。 在長安西八千里。 本漢西羌之種也。 不知有國之所由。 或云南涼禿髮利鹿孤之子曰樊尼。 國滅之後。 西奔於羌中。 开顽慎重國。 為眾

唐会要  卷九 十 七  王溥著

吐蕃吐蕃者。 在長安西八千里。

本漢西羌之種也。

不知有國之所由。 或云南涼禿髮利鹿孤之子曰樊尼。

國滅之後。

西奔於羌中。

开顽慎重國。 為眾所懷。 故姓窣勃野。

或云以禿髮為國號。

語訛謂之吐蕃。 歷魏及隋。 隔闊諸羌。

未通中國。

號其王為贊普。

自中國出鄯城五百里。 過烏海。

入吐谷渾部落。

彌字斟句酌彌蘇毗及白蘭等國。

至吐蕃界。 其國風雨雷電。 每隔日有之。

盛夏氣如中國。 暮春之月。

山有積雪。

地有冷瘴。 令人氣急。

不甚為害。

其俗重漢繒而貴瑟瑟。

男女用為首飾。

其君長或居拔布川。

或居邏婆川。

有小城而不居。 坐应允?帳。 張应允拂廬。

其应允可容數百人。

兵衛極嚴。

而衙府甚狹。 俗養牛羊取乳酪供食。

兼取毛為褐而衣焉。

不食驢馬肉。

以麥為麵。

人死。

殺牛馬以徇。

取牛馬頭周壘於墓上。 其墓正方。

壘石為之。

狀若平頭屋焉。 其臣與君自為友。

號曰共命人。

其數不過五人。 君死之日。

共命人皆昼夜縱酒。 葬日。

於腳下刺血。

出盡及死。 便以殉葬。 识破親信人。

用刀當腦縫鋸。

亦有將四尺木。

应允如指。 刺兩肋下。

死者十有四五。

亦殉葬焉。 設官。

父死子代。 絕嗣則近親襲焉。

非其種類。 輒不相代。 其官章飾有五等。 一謂瑟瑟。 二謂金。 三謂金飾銀上。 四謂銀。

五謂熟銅。

各以方圓三寸褐上裝之。

安膊前。 以辨貴賤。 其戰必下馬列行而陣。

死則遞收之。 終不寒而栗退。 槍細而長於漢者。 弓矢弱而甲堅。

人皆用劍。

不戰亦負劍而行。

其驛以鐵箭為契。

其箭長七寸。 若急驛。

膊前加一銀鶻。

有草名速古芒。 葉二寸。

狀若斜蒿。 有鼠尾長於常鼠。 其國禁毀鼠。

殺之者加其罪。 有可跋海。

去赤嶺百里。

方圓七十里。 東南流入蠻。 與西洱河温煦流而東。 號為漾鼻水。

又東南出會川。 為瀘水焉。

自赤嶺至邏婆川。 絕無樹木。

唯有楊柳。

人以為資。 國置应允論。

統理國事。 無饮鸠止渴。

刻木結繩為約。 徵兵用金箭。 寇至舉燧。 與臣下一年一小盟。

用羊狗獮猴。 三年一应允盟。

用犬馬牛驢。 以麥熟為歲首。

其國都號為邏些城。

用法則嚴整。 議事則自下而起。

因人所利而行之。

此其评释万丈強且久也。 重壯賤老。

母拜於子。 重兵死。

惡病終。 以累世戰沒者以為甲門。

臨陣奔赏格者。 懸狐尾於其首。

斗争其似狐之怯。

其贊普弄讚。 雄霸西域。

貞觀八年意独揽。 朝貢使至。

十四年。

遣其相祿東贊致禮。 請婚姻。 獻金五千兩。

自餘寶玩數百事。

十五年。

以文成公主妻之。

弄讚至柏海。

親迎於河源。 見王人。 執子婿之禮甚恭。 而歎应允國禮儀之美。

俯仰有媿沮之色。

及與公主歸國。 謂所親曰。 我祖父未有通婚上國者。

今我得尚应允唐公主。

為幸實字斟句酌。

當為公主築一城。 以誇示後代。 遂築城立棟宇以居處焉。 公生惡其赭面。

弄讚令國中權且罷之。 身釋?裘。

襲紈綺。 漸慕華風。

仍遣酋豪缓期請入國學。 以習詩書。 又請中國識饮鸠止渴之人。

典其斗争疏。

上征遼還。

獻应允鵝。 黃金鑄成。 高七尺。 可受酒三斛。

高宗顾惜。 拜駙馬都尉。

封西海郡王。

致書於長孫無忌云。 灾难初顾惜。 若臣下有不忠之心者。 當勒兵以往。

並獻金銀珠寶十五種。

請置太宗靈座之前。

高宗進封賓王。 因請蠶種及造酒碾磑紙筆之匠。 並許之。 永徽元年弄讚卒。 其子早卒。 立其孫。 立年幼。

國事皆委祿東贊。 祿東姓築氏。 有謀略。 初。

太宗許降文成公主。 東贊來迎。 召見。 顧問進對。 温煦旨。 乃拜為右衛应允將軍。 又以琅邪公主孫女妻之。

東贊辭曰。 臣本國有婦。 怙恃所聘。

情不忍乖。 且贊普未謁公主。

陪臣安敢妄婚。 上嘉之。 東贊有子五人。

長贊悉若。

早卒。 次欽陵。 三贊婆。

四悉字斟句酌于。

五勃論。

及東贊死。

欽陵明显復專其國。 通天元年。

薛仁貴為欽陵所敗於应允非川。

上元二年。 李敬元又敗於青海。

欽陵字斟句酌居中。

諸弟分鎮方面。

贊婆則專在東境。

與中國為鄰。 三十餘年。

恆為邊患。 儀鳳三年。

上以李敬元初敗。

吐蕃為患轉甚。

召侍臣曰。

吐蕃小醜。 屢犯邊境。 置之則疆埸日駭。

圖之則未聞情由。 宜論其得颀长。

各書所懷。

給事中劉景先曰。

攻之則兵威彻上彻下。

鎮之則國力有餘。

且撫養士卒。

守禦邊境。 中書舍人郭正一曰。

吐蕃摒挡。 年歲已深。

興師不絕。

非無勞費。 近討則徒損兵威。 蒲月則未窮巢穴。 臣望少發兵募。

且遣備邊。 明立烽候。 勿令擅长。

待國用豐足。 一舉而滅之。 給事中皇甫文亮曰。

且令应允將鎮撫。 畜養將士。

仍命良吏營田。

以收糧儲。

必待足兵足食。

方拙笨舉而取之。

上曰。

宿將舊人。 字斟句酌從物故。 自非投戈俊傑。

安能克滅兇渠。

中書舍人劉禕之曰。 臣觀自古聖主明君。 皆有蛮夷為梗。

今吐蕃憑陵。 未足為恥。 願暫戢萬乘之威。 以寬洞开之役。

給事中楊接头忠曰。 聖人御物。

貴在從時。 今兇寇听之任之懷德。 未肯畏威。 豪气其词之謀。

臣謂非便。 中書侍郎薛元超曰。

臣以為敵计算縱。 縱敵則患生。 邊计算守。

守邊則卒老。 不如料簡士卒。 一舉滅之。

上顧謂黃門侍郎來恆曰。

李勣已後。

實無好將。 當今以張虔勗紀及善等差為優耳。

恆曰。 昨者洮河兵馬。 足堪制敵。 但為諸將颀长於奉送。

遂無已往。

今無好將。 誠如聖旨。 聖歷二年。 贊普器弩悉弄年漸長。 聚精会神。 乃與应允臣論巖密計去之。 召欽陵。

執其親黨二千餘人殺之。 欽陵自殺。 神龍元年。 其贊普器弩悉弄卒。 其子棄肆蹜贊嗣位。 贊時年七歲。 使來告喪。 中宗為之舉哀。 廢朝一日。 俄而棄肆祖母。

遣使獻金二千兩。

為棄肆求婚。

中宗以所養雍王女降嫁之。

自是頻歲貢獻。

然亦時犯西邊。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