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无牙》(小说连载)

  • 本站
  • 2019-07-10
  • 2已阅读
简介 刘梦龙轻轻咳嗽了一声,走到杜七面前,道:“杜爷,您看下官是不是这就把人带走?” 杜七沉默了一会,说:“人你可以带走,还是才刚说好的,从明儿子时算起,三十天内你得把人给好吃好喝伺候好,过了

《无牙》(小说连载)

  刘梦龙轻轻咳嗽了一声,走到杜七面前,道:“杜爷,您看下官是不是这就把人带走?”  杜七沉默了一会,说:“人你可以带走,还是才刚说好的,从明儿子时算起,三十天内你得把人给好吃好喝伺候好,过了三十天,不管出什么事,我都不找你。 ”  刘梦龙道:“杜爷,才刚是才刚,现在是现在,才刚我们说这事儿的时候,说的是两个活人,现在可只有一个喘气儿的。

”  杜七冷笑一声,道:“老子想杀人,早就杀了,用得着做那些鬼鬼祟祟的手脚?看得出您是个聪明人,我也不想和您废那么多话,今儿这事儿,我答应您把人带走,已经给足了您面子,您要是不要这面子,那咱们就另外定章程,大老爷,到时您可别后悔。

”  刘梦龙转过头,看着冯献臣,冯献臣端着水烟壶,正若无其事地往烟锅子里装烟丝,刘梦龙无奈,只得说道:“冯掌柜,您看着这事——”  冯献臣用纸煤卷点燃烟丝,深深地吸了一口,“啵”地吐出一股浓浓的烟雾,然后慢慢地说:“刘太爷,人家是什么人?左中堂家里的人,总督巡抚亲王贝勒都杀得,他的面子,您能不要吗?您敢不要吗?可有一样,咱们的人,可从来没敢欺负谁,他死得冤。 天下的事儿都得讲天理讲王法,就算我太后皇上,杀人也得循个理儿,也得有个由头。

”说到这里他又吸一口烟,半闭着眼睛,待烟在他的胸腹中打了个转,又缓缓地从口鼻中飘出,才睁开眼,接着说:“您说呢?”  停了一会,冯献臣又说:“才刚人可说了,地方上依大清律办差,任谁也不得阻拦,这话儿,我可是听得真真的,那位杜爷不会没听见吧?”  杜七冷笑一声,道:“冯爷,您不用拿这话挤兑我,才刚人还说了,有什么事,叫我和刘太爷商量着办,这话,冯爷和刘太爷不会都没听见吧?”  刘梦龙道:“两位说得都对,可话好说,事儿难办。 人家留下的话,咱得听,眼前这事儿,也得办。

杜爷,按说下官是答应过您,可眼下——得,我也甭废那么多话,这么跟您说吧,这人只要在我的衙门里,他就没事儿,别说三十天,三百天也没事,可要是出了我的衙门口,杜爷,我是真没法子。

不过您放心,只要没人追着逼我要人,我就让他好好呆着,但我不能让他走,上面真要问我要人,我也得拿得出来。 至于冯掌柜这边,这死人我也得带走,等仵作验看完,有个说法,该怎么着,咱就怎么着,这也是为您好。

”刘梦龙掏出手帕,捂住鼻子咳嗽了几声,接着说:“二位,这荒郊野地的,天也黑了,又这么大的雪,两位都是练过的顶得住,下官可不成,要是两位都没别的话说,咱就先这么着。

”  杜七说:“既然您定下了章程,那就这么办,刘太爷,只要您做事实心尽力,把这碗水端平了,便是有什么不到的地方,我也不来为难您,可要是有人私底下使绊子玩阴的——”  冯献臣咯咯一笑,道:“杜爷,您说谁呢?给您撂个实在话,换别的事儿,我可能玩一把阴的,可今儿这事儿我还真不会,您别忘了我保的是谁家的蛐蛐儿,既然是他老人家发了话给您脸子,我多大的胆,敢出来驳他老人家的面子?您说是吧?”  刘梦龙一搓手,道:“得,那就这么着。

”  杜七走到那年轻人面前,对他说:“小三子,别怕,去刘太爷哪儿住几天,刘太爷要问你什么,你就照实说,别编瞎话,啥事也别瞒着太爷,过几天六叔来接你。 ”  这年轻人姓石,名叫磨子,因行三,家里老人都叫他小三子,他本是杜七老家河间一个拜把子兄弟的遗腹子,今年十九岁。 家里本穷,一出生又没了爹,母亲在他三岁那年改了嫁,没人管,靠家里老一辈有一顿没一顿的喂着,竟也熬过了几个荒年,长成了人。 他头上原有两个哥哥,一个六岁死于天花,一个十六岁那年在天津卫放炮竹惊了直隶总督的驾,被押到总督衙门和十几个江洋大盗一起砍了头,结果他倒成了单传。

平日里帮着老人们干点农活,打个短工,这两年直隶不太平,教案还没闹完又闹蝗灾旱灾,没了吃的,村里的人把他送去拳坛练了一年拳,因为打小有个羊吊疯的病根,时常发病,人家也不愿意要他。

正好杜七回到河间,托人说了,让跟着在外闯荡讨口饭吃,顺带也学点拳脚,杜七碍不过面子,就答应了。

原意是想收他做个徒弟,身边也多个使唤人,但几个月下来看他实在也不是那块料,就断了这个念头。

想着哪天托个熟人在北京城随便找个跑腿出力气的活让他干着,有口饭吃还能攒几个体己钱,先混上两年看他什么造化,混得下去接着混,真要混不下去,说不得到时自己再贴上几两银子,让他回老家说一门亲,也算对他家里人有个交代。   石磨子胆怯地看看身边的差役,又裹了裹身上的棉袄,低声说:“六叔,我——”  “有你六叔在,没事,”杜七说,“记住六叔的话。

”说完他从怀里摸出两块碎银,拉过石磨子的手,把银子放到他的手心里。

  石磨子点点头,把银子紧紧地攥在手里。

Top